当前位置
主页 > 代孕知识 >
郑爽代孕?!揭秘背后的代孕产业链!
2022-07-28 18:02

1月18日,惊天大瓜爆出!随着张恒抱着两个小孩的照片晒出,他与前女友郑爽隐婚、离婚,而郑爽疑似代孕又弃养的事件浮出水面。这样一折腾,刚宣布郑爽为新任代言人的普拉达,股价明显下跌。

Prada股价下跌

考虑到有些朋友吃瓜到现在,吃得有点懵,我帮大家从两人的恋情开始,先梳理一下事件始末:

2018年7月,张恒与郑爽恋情曝光;12月,两人合伙开了一家机构。但后来,两人情感破裂,经济、债务上的关联难免牵扯不清。有人说,张恒开机构烧完郑爽投资的1000万后,还以郑爽的名义借了高利贷。于是,2020年年初,郑爽一纸诉状将张恒告上法庭,张恒也被限制了高消费。

张恒此次发文、爆出自己与孩子的照片,就是为了证明,自己在美国是为了照顾两个“年幼无辜的小生命”,并非借了高利贷而在美国躲债,自己没借钱、没骗钱。就在网友们揶揄张恒“喜当妈”时,网易娱乐火速甩出了郑爽、张恒美国官司的法律文书,案件内容疑似“离婚案”;还联系上张恒的好友,拿到两份出生证明,证明中显示,两个婴儿的母亲现用法定姓名为“SHUANG?ZHENG”,父亲则为“HENG?ZHANG”。

两个孩子出生时间分别为2019年12月与2020年1月,相隔仅不到1个月。再结合之前,2019年1月,有网友在美国偶遇郑爽、张恒的料,两人隐婚、代孕,实锤无疑了。

从网易娱乐后期又发出的郑爽、郑爽父亲、张恒、张恒父亲的谈话录音中,我们大致可以推断出事件始末:热恋期的郑爽张恒不仅结婚了还想生孩子,就一起去代孕合法的美国找了代孕妈妈。后来两人分手,但代孕妈妈已经怀孕七个月,打不掉了。于是,孩子生下,又被郑爽单方面弃养。

网友现在的火力大都集中在“代孕”这件事上。代孕的模式是怎样的?市场有多大?全球范围内的市场格局如何?如果合法化,会有怎样的危害?本期视频,将为你一一解惑。

PART1:代孕模式简介

通常,一夫一妻的代孕需求者,寻找代孕妈妈有两种方式:一种是直接对接独立“代妈”,合成受精卵后怀孕分娩;或者找一家代孕机构,签订代孕协议后支付定金,由代孕机构挑选代妈来怀孕分娩。前者渠道更难找,大部分人都只能委托代孕机构。

有研究显示,代孕的活产率为15。8%,代孕妈妈可能要经历很多次痛苦,才能拿到报酬。如此艰难的过程,代妈能获得多少收益呢?以一回总价65万的代孕项目为例,代妈仅能从中获取20-26万,其余由代孕机构、医生等其他中间人大额抽取。商业代孕合法化的国内,拿走酬劳大部头的也是诊所、中介。比如印度,代妈只能拿到总报酬的15%-25%;在美国,这一比例是35%。

如果是同性配偶寻求代孕,则还需要额外的捐卵、捐精环节。这里就不展开细说了。

PART2:代孕市场有多大

选择代孕的,有这样三类群体:第1,有生育障碍的夫妇;第二,同性伴侣;第三,花钱让自己少受罪的高收入人群。据统计,中国有生育障碍的夫妇比例为10%至15%,我国不孕症患病数量预计2023年将达到5620万对。而接受调查的同性伴侣中,有57%表示自己想要孩子。

2019年6月,四川锦欣生殖医疗集团顺利赴港上市。作为提供辅助生殖服务的机构,锦欣生殖的上市,侧面反映了代孕市场体量庞大。而机构在当时提供的招股书中披露,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研究,全球不孕症患病率从1997年的11。0%上升到了2017年的15。0%。

Insider曾整理过一份选择代孕的名人名单,其中包括侃爷&金卡戴珊、刘玉玲、妮可基德曼、NBA球星韦德、C罗等。

可见,代孕市场,不缺受众。

PART3:哪些国内代孕合法

2001年,中国国内卫生部颁布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,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、合子、胚胎。如今,中国仍是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,与代孕有关的合同不受任何法律保护。

俄罗斯、乌克兰商业代孕合法,加拿大只容许志愿代孕。美国大体上代孕合法,但每个州的相关立法不同,分别有加利福尼亚、内达华州等10个代孕友好州,阿拉巴马州等27个代孕低风险州,田纳西州等9个代孕高风险州,以及法律明文禁止代孕的6个代孕不合法州。

全球有4个更大的代孕“基地”。首先,印度。印度被称为“全球代孕工厂”,超过3000家代孕中心坐落于此。再者,乌克兰。乌克兰被视作欧洲的“代孕之都”,是全球上极少数允许“生育旅游”的国内。什么叫“生育旅游”呢?就是,有些人居住在禁止代孕的国内,但想要寻找代孕妈妈,就会旅行到允许代孕的国内,寻求代孕代理。

此外,泰国、柬埔寨都是曾经的“代孕工厂”。泰国2014年立法禁止商业代孕。柬埔寨则是从2017年起立法禁止代孕,但此前,柬埔寨代妈代孕10个月获得的收入,相当于柬埔寨人均年收入的9倍。

PART4:代孕合法化后会怎样

先来明确一下代孕行为对“代妈”身体造成的直接伤害。前面说过,代孕活产率仅为15。8%,代妈可能面临多次流产。数次代孕的代妈,一回又一回缝合剖开的肚子,危险系数极高。再加上有些夫妻,选择通过试管受精,人为制造双胞胎乃至三胞胎,大大增加了代妈承担的风险。

曾屡次有新闻曝出,妇女因为代孕导致死亡。事故发生后,如何处理?赔偿几万块了事。可见,代妈的权益完全无法得到保障。

如果代孕合法化,也就是有代孕需求的高收入人群,与需要通过代孕获得收入的低收入群体之间,能够通过市场自由交易,阶级之间的壁垒本身就导致了严重的信息不对称,若代孕合法化,信息不对称所造成的危害将被放大。

举个例子,一个贫穷的年轻女性希望通过代孕支撑生活,她对代孕带来的身体伤害所知甚少,“合法”为代孕披上了一层合理化外衣,她更容易作出成为代妈的更终决策。

此外,我们不能忽视阶级内部强、弱势力的博弈。若代孕成为合法的谋生之道,将会有更多女性非自愿地、在家人或其他更强大力量的逼迫下,成为代孕挣钱的“工具”。

所以,代孕的自由,我们不能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