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主页 > 代孕知识 >
记者暗访代孕公司:“爱心”外衣遮不住“代孕”的羞
2022-07-25 19:47

黑龙江日报12月27日讯“借腹生子”,就是将一对夫妇的精子与卵子在试管中进行人工授精,再经过人工培育形成胚胎,然后植入“代孕母亲”的子宫内。通俗地说,就是借第三方的肚子生孩子,并给予其高额的报酬。代孕,在普通人眼里还是个陌生的名词,可在哈尔滨,已经出现了多家打着“爱心代孕”旗号的中介机构从事“代孕生意”。那么,代孕行为真的是出于爱心吗?代孕行为是否合法?

暗访:代孕机构惊现冰城

近日,一家号称是香港福臣集团哈尔滨分机构在自己的网站上打出“14~18万元紧急招聘代孕母亲”的广告,广告里称:“代孕妈妈酬薪大概在10万元至15万元之间,具体要看相貌、身高、文化水平等多个方面。”并打出“中国合法正规专业的爱心代孕服务机构”、“更高美誉的爱心代孕网”、“提供爱心代孕服务”等广告语。记者以替朋友资询为由,和该机构哈尔滨站的负责人刘佳雷取得了联系,据刘佳雷说:“高中学历,相貌姣好”的代孕者,可以拿到14万元的纯待遇。在代孕过程中的生活费、体检费、怀孕、产褥期的女性费,需求方还会另加。对方询问记者所称朋友的大致情况后,刘佳雷告诉记者:“像你朋友这样离婚已育的,高中学历的很容易被选中。”刘称,一般需求方会认为高中学历的女性比较实在,而有大学学历的比较“精明”,害怕以后会产生纠纷。而“离婚已育”首先可以排除生育能力的顾虑,离婚独身又没有什么后顾之忧。

刘佳雷打包票说,通过他的介绍可以保证绝对安全,服务人员和需求方的真实身份他们都有专业的调查制度,会利用“特殊方式”进行全面细致的调查,整个代孕的很多环节网站工作人员都要陪同,酬金也是按阶段支付,确定怀孕时付10%,怀孕5个月时再付20%,怀孕8个月时付30%,孩子出生后再付40%。

刘佳雷称自己是名牌医科大学毕业生,曾供职于武汉某生殖医院,有多年的代孕医疗经验,和各地医疗机构拥有合作关系。但当记者问他们的办公地点时,刘佳雷却拒绝提供,并一再催促记者把朋友的照片详细资料E-mail给他。记者和刘佳雷联系后的几天内,刘佳雷一直拨打记者的手机,多次催促记者快点联系朋友,并许诺给记者不菲的提成。

探究:奉献爱心?想赚高薪?

香港福臣集团大肆宣传“爱心代孕”是在奉献爱心,是为了帮助他人获得美满家庭,但同时又提出诱人的高额回报。那么,“代孕妈妈”们的行为真的是出于爱心帮助他人圆生育梦,还是为了高额的报酬呢?代孕机构负责人刘佳雷说:“对‘代孕妈妈’,客户一般都有外型、年龄的要求,更好生过孩子。”他直言,其实,代孕中介机构都有“潜规则”:给“代孕妈妈”明确划分了几个级别,每个级别对身高、长相、学历、婚否、生育情况、身体健康状况等都有具体的规定。“代孕妈妈”的报酬是根据所定等级来计算的。

既然是“爱心代孕”,为何还要分等级,并贴上高低不同的价码,难道“爱心”也分高低贵贱吗?可见,这“爱心”并不单纯。

据了解,“代孕妈妈”的报酬相当丰厚,一般有7~15万元的纯收入;代孕期间,“代孕妈妈”的生活费、餐饮费、出差费等都由代孕主承担,代孕主还会聘请女性对其专门看护;代孕结束后还会获得一定的奖金奖励。

刘佳雷说:“‘代孕妈妈’的年龄一般在18岁到29岁,对学历要求是其次,除非是人工授精才会要求学历。”换句话说,只要是具有生育能力的年轻女性都可以做“代孕妈妈”。

刘佳雷说报名当“代孕妈妈”的人基本上都是为了钱。看来,“爱心代孕”只是起了个好听的名字,“爱心”也只是“代孕”中介推广市场的幌子,是为代孕者找到说服自己的借口而已。

记者在与刘佳雷的沟通中了解到,高学历女性报名参加“代孕”已经成为了潮流趋势。他手头的十几个“代孕妈妈”中,有两个是大学本科生,一个还拥有英语八级证书,还有六个是大专生,都还未婚未育。

警示:代孕者有风险无保障

对于“代孕”现象,省社科院原研究员董鸿杨认为,一些女性寻找捷径挣钱,催生了代孕市场的进一步升温。但是,对于这种违背传统道德观念的行为,有关部门应该出台相关政策加以管理,而对于代孕母亲来说,一旦出现纠纷,往往对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造成损害。

省律师协会的冯峰律师认为,代孕行为很容易造成孩子归属问题纠纷,产生法律、伦理、道德隐患。冯律师认为,代孕就像克隆、安乐死一样,在法律界是很有争议的话题。民法虽然没有对代孕行为明令禁止,但是代孕行为违反了日常行为应遵守的伦理观念,对社会、情感、女性心理都会造成很大的伤害。

冯律师说,目前法律对代孕没有明确的规定,这是法律的一个盲点。符合计划生育规定,夫妻双方与第三方也就是代孕母体均同意,且第三方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代孕行为,应该是没有触犯法律的。“如果以盈利为目的,或是代孕母体以此赚钱,就属于违法经营。”

董鸿杨认为,由于法律明令禁止医疗机构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,代孕中介只能通过“关系”或是委托给代孕主来给“代孕妈妈”进行手术,这无疑增加了代孕者的风险。

冯律师说:“代孕合同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,如果代孕期间出现了意外,代孕母体是没有法律保障的。”由于没有法律基础,如果中介方反悔,“代孕妈妈”是拿不到补偿金的,此时的合同只是白纸一张。“中介机构行走在法律与道德的边缘、医疗机构禁止实施代孕技术、而代孕者冒着极大的风险且不受法律保护,三方面问题的存在,造成了严重的隐患。因此那些想借着代孕发财的女子,切不可为了金钱而将自己推到危险的边缘。

责任编辑:代峥代孕相关新闻
  • “重金求子”惊现街头代孕小广告四处张贴行为违法
  • 神圣的事却贴上金钱的标探访代孕——扭曲的灰色产业
  • 代孕母猪单胎产下9只克隆猪创全球纪录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