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主页 > 代孕知识 >
《代孕者》,和有尊严的世代穷相比,她们选择用身体跳出困境
2022-07-09 11:55

#纪录片推荐#

2005年,印度立法允许商业代孕,自那时起,印度成为了全全球的子宫。全球各地以各类原因求子不得的夫妇来到印度,以代孕的形式圆了自己的生育梦。

2013年,BBC电视台深入印度“子宫”工厂,拍摄了一部珍贵的纪录片——《代孕者》。

你很难想象,一百多位印度代孕妈妈住在环境简陋的矮楼里,她们被集中管理,躺在一张张铁床上,日常生活由女性全权负责。在这里,代孕妈妈任何一回外出都要请求老板的同意。每个星期日老板会给代孕妈妈放一天假,在不和丈夫亲密接触的前提下,代孕妈妈们可以与自己的家人欢度假期。

严格规定下,这里说是看护所,其实更像是一间流水线生育工厂。孕妇们在这里工作九个月,随着孕期结束,代孕妈妈产下的孩子就会交给来自全球各地的雇主。

这间代孕工厂的老板名叫帕特尔,在印度代孕界是教母般的存在。帕特尔从1999年开始做试管婴儿,也是那年他搞了一个大新闻,一位求子不得的母亲求帕特尔提供代孕服务,可那时整个印度没有一位代孕妈妈,所以帕特尔给出的方案是就近取材,将囊胚移植到客户母亲的子宫内。也就是说奶奶亲自入场,生出了自己的孙子。

因为这个案例,很多夫妇开始联系帕特尔能不能提供代孕服务。就是这样,帕特尔逐步扎根代孕业,成了备受争议的代孕教母。至于为什么对代孕口诛笔伐,理由则有千千万万个。

代孕就是换皮版的买卖人口,不仅违背伦理道德,也物化了女性。倘若代孕合法,或于地下市场盛行,不知多少女性在金钱的诱惑下,会自愿地成为一位代孕妈妈。对于民间的指控,帕塔尔不以为然,他认为这些代孕妈妈本着自愿的心态来到自己的诊所,自己给代孕妈妈开一个她们拒绝不了的数字,双方达成协议,这叫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而且就目前来看,愿挨的人还很多,多到要排队挨打。

印度更贫困人口占全全球的三分之一,劳动工人和农民每周赚不到十英镑。那些想做代孕妈妈的人大多是处于温饱线以下的贫困女性,他们没接触过教育,只知道代孕能赚钱,却连代孕的意义及风险也没搞明白,每次帕特尔不厌其烦的解释到底何为代孕,你会付出什么以及将得到什么。

帕特尔说,代孕就是别人的孩子放到你的子宫里头九个月,但这不是你的孩子,你对孩子就像是照顾一个来你家住九个月的客人,到点欢送客人离开,更后你就能拿到高额酬金。

阐述完毕后,有意向的印度妇女会接着了解合同内容,合同上印着的字略显冰冷。为了保证安全及育子质量,帕特尔更多只允许代孕妈妈在他的手下工作三次。

代孕过程中危险是随时存在的,例如大出血,严重时也需要切除子宫,事态恶化的话也会导致死亡。但只要在合同上签了字,就像是在生死状上按下红手印,诊所、医生、委托人都不负责任,以此作为交换的是,生下一个孩子,代孕妈妈会得到8000美金,双胞胎则是10000美金,三个月内流产会得到600美金,大于三个月流产会得到到1200美金,六个月后,不管胎儿是死是活,代孕妈妈都可以获得足额8000美金。

印度为什么能成为全球子宫,代孕中心的老板是这样回答的。

第1,医学技术上获得西方国内的认可。

第二,成本低廉。2007年印度的平均代孕成本为12000美元,而美国的平均成本是70000美元。2007年美国的人均收入为37621美元。按照美国的医疗消费标准,去印度代孕可能比自己生还要便宜。

第三,行业环境好,印度法律允许商业代孕,代孕妈妈与产下的孩子没有任何义务与责任,这样事情就好办得多。因为西方全球的大部分国内,生孩子的母亲会被当成亲生母亲,出生证上会写代孕妈妈的名字。如果婴儿是畸形或有先天性疾病,在服务费足额缴纳的前提下,委托人也可以选择提前打掉。

这些原因叠加在一起,让印度俨然成为全球的子宫,成为更受欢迎的代孕目的国。

即便干着买卖人口的勾当,代孕中心老板帕特尔也常常标榜自己为女权主义者。因为他自认对员工负责,会教代孕妈妈们一些手艺活,希望代孕妈妈可以自力更生,等代孕妈妈孕期结束拿到报酬后,帕特尔会帮他们开一个银行账户,并教她们如何正确使用这些来之不易的钱财。

他不希望这些钱被她们的无赖亲友借走回或用到到错误的地方,帕特尔发放的薪酬确实改善了代孕妈妈的生活状况。这些代孕妈妈拿到钱后,可以买一块地皮盖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,也可以送孩子去英语学校接受高等教育,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,也正是这些景象麻痹了帕特尔,所以帕特尔可以在镜头前一直强调代孕是一个双赢的生意。

自古以来人类就有两种基本需求:生存和繁衍,而他做的这桩生意,既满足了印度女性的生存需求,也满足了特定群体的繁衍需求,大家各取所需而已。为此,帕特尔还准备建造一处大型代孕基地,等他岁数大了,让儿子儿媳接手生意。

理直气壮的帕特尔自始至终也没有提及到,即便搁置伦理道德,代孕行业也衍生了一些乱象。

没体会过孕期滋味的雇主对婴儿不满意,更后随意抛弃只当丢了一笔钱。有一些代孕生出的孩子,一出生就会进入地下黑市交易。黑中介为了提高怀胎的顺利率,会往代孕妈妈的子宫内置入多个囊胚,这样会导致在于妈妈怀上三胞胎或者更多的孩子,增加了难产的概率。而卧床九个月的孕妈妈,作为关键一环,能拿到的薪酬仅为雇主总支出的15%到25%。

片中一位代孕妈妈说,她做这行为了就是自己的孩子可以不像她一样做一位代孕妈妈。

这些被代表的人,被自愿的人,在等价交换这个词前默默叹气,从来就没有那么多选择。发达国内利用贫富差距剥削发展中国内,在利益再分配中,重要一环的代孕妈妈也只能拿到微乎其微的酬劳,拿了大头的人却满口仁义、自吹自擂,丝毫不提及自己以此谋取到的暴力,好在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买卖日记里的文字,再怎么粉饰太平也难以“吃人”二字。

举报/反馈